当前位置: 生态系统 >森林系统

新西兰森林生态为重中之重

2013-08-25来源:东方律师网

新西兰天空湛蓝,海水澄澈,漫山遍野覆盖着草地和森林。无论你走到全国的哪一座城镇,都如同置身于花园中。新西兰生态成效得到了国际认可。美国耶鲁大学和哥伦比亚大学公布的包括衡量各国在大气臭氧含量、农林牧渔业可持续发展水平、温室效应气体排放量等环境指数和各国政府的环境治理措施内容的《2006年环境表现指数》报告指出,全球只有新西兰和5个北欧国家在一系列环境保护成果考察项目中实现85%以上的达标率。 

新西兰51%的土地为牧场或农场,29%的土地为林地。在这个畜牧业发达的国家,草地和树木已不仅仅是对环境的美化和装饰,它已成为新西兰的经济命脉。新西兰年出口额约为210亿新元,旅游业已成为新西兰第一大出口行业,对经济发展的贡献率达10%并带动了交通、住宿、零售、餐饮、金融、保险等多个行业的发展。农业、林业和畜牧业是国民经济中最重要部门。羊肉和奶制品出口量居世界第一,农、林、牧业产值占出口产品总值50%,占GDP16%。新西兰拥有世界上第四大专属经济区,海洋水产资源丰富,渔业产品占出口产品总值4%。

新西兰生态立国的做法:

1.重视草场改造与保护

新西兰人深深感到他们对自然的依赖,因而更加注意保护环境、改善环境,这在草场的养护、森林资源的保护和利用方面表现得最为突出。19世纪40年代,当英国移民来到新西兰时,发现这里的环境非常适于放牧牛羊,于是从英国引进了绵羊和乳牛。新西兰早期的畜牧业也是游牧式的,人们不断迁移,寻找草场。那时,天然草场质量不高,不仅有杂草,而且夹杂着灌木丛,最主要的问题是牧草的营养成分含量低,养1只羊需要2到4公顷的草地。后来,新西兰开始大规模改善草场,经过多年努力,将天然草场全部改造成人工草场。如今。原先杂草丛生的荒地变得绿草如茵。人工草场的建设是新西兰畜牧生产能够保持高生产率的关键之一。此外,新西兰采用的“围栏放牧”法,对于草场保护起到了重要作用。现在,新西兰每公顷草场平均可以喂养8只羊,大大高于其它牧业国家的水平。新西兰气候温和,风调雨顺,全国漫山遍野成片的草场对生态环境的调节作用显而易见。

2.保护天然林,营造人工林

新西兰森林资源丰富,共有森林790万公顷,占整个国土面积的29%,其中天然林面积640万公顷。新西兰非常重视天然林的保护,不仅通过立法明令禁止砍伐天然林,还指定由资源保护部负责天然林的管理。新西兰营造人工林的工程始于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之后。当时,大批军人退役,国内劳动力剧增,政府便把他们组织起来植树造林。为了选择适宜当地生长的树种,并很快带来经济效益,新西兰从世界各地选择了200多个树种,引进后进行试种,在反复比较之后,选中了辐射松,这种原产于美国加利福尼亚的高大乔木非常适应新西兰的自然条件,生长迅速,20到25年便可成材。此外,它易于管理,在整个生长期只需3次剪枝即可。经过50多年的努力,如今新西兰拥有的人工林已占全球人工林面积的33%,在世界上仅次于智利(34%),位居第二。人工森林除了保护和改善环境之外,在全球木材日益短缺的今天,无疑是一笔巨大的财富。目前新西兰林业产值已占国内生产总值的6%,木材出口达26亿新元,占全国出口总额的13%,与肉类和乳品并驾齐驱,成为新西兰三大主要出口产品。新西兰政府的林业政策是建立在长远发展基础之上的。政府规定,天然林砍伐之后,必须在原来的土地上进行复种,以保证资源的可持续性。目前,新西兰正在进行第三次大面积的植树造林,每年增加种植面积约6万公顷;同时还加大了林业科研的力度,已研究出用一粒树种分蘖了数百棵树苗的技术,并解决了辐射松木质硬化的问题。据预测,到2010年,新西兰林业出口将达70亿至80亿新元。

3.重视民意,民主决策

两个事件有力地推动了新西兰经济与环境的协调发展。20世纪60年代发生的“拯救马纳波里湖运动”是新西兰历史上第一场全国性环保运动,为环保意识的确立以及新西兰最终走上一条与自然和谐发展的良性循环之路奠定了基础。马纳波里湖地处新西兰南岛西南端,是南岛最深的湖泊,是新西兰最大的国家公园峡湾国家公园的重要组成部分。湖的西南面,利用湖与太平洋的落差所产生的能量修建了一座水电站。为增加水电站的发电量,政府计划提高湖的水位,但此举可能淹没湖泊沿岸及周围森林,引发周围山坡的泥石流并威胁到下游农场和居民的安全。为抵制这一做法,一场“拯救马纳波里湖运动”于60年代初出现并在十多年内席卷了全国,引发了全体国民对环境保护的重视并最终影响了政府决策。1972年,工党执政后未同意抬高水位并成立专门的监管委员会加强管理和监督,保护环境和生态。这场运动向全体新西兰人提出了如何合理利用自然资源并与自然和谐共存的根本性问题。1985年又发生了抗议法国在南太地区进行核试验的绿色和平组织“彩虹勇士号”船在奥克兰港被法国特工炸沉的事件。这些事件逐渐改变了政府重经济发展、轻环境保护的做法,克服了追求短期经济利益的冲动,环保被提升到国家建设的首要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