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生态系统 >荒漠系统

新西兰人沙漠之旅

2014-10-30来源:天维新闻

西兰《多米尼邮报》(The Dominion Post)9月17日文章:中国沙漠之旅—一次非同寻常的旅行带领游客进入异域中国(作者:SUSAN ARTHUR)。

正午的绿洲,酷热但仍算得上是干旱沙漠的避难所。

敦煌,也是总所周知的沙漠之城或火焰城,它处于两个沙漠之间,沙丘遍布的塔克拉玛干沙漠和荒芜的戈壁。

早先,在世界文化遗产莫高石窟之旅时,我们曾骑着骆驼用三个小时横穿沙漠,欣赏丰硕的佛教文化文学遗产。

骆驼双峰间的摇摆,适合冥思,但也让人昏昏欲睡。唯一还在活动的就是偶尔掠过的蜥蜴。要不是紧靠着的骆驼硕大的嘴和多米诺骨牌大小的牙齿有点吓人,再加上臀部愈演愈烈的酸痛变得麻木,你几乎能打上个小盹休息一会。

一只驼铃响起,随后,所有的驼铃都响了起来。领头人将我们的骆驼栓在一起穿过死城,圆形的土墓绵延数里。火葬在中国任何地方都是必须的,但是这里却有很多佛教和穆斯林教的陵墓。

沙漠上的轮胎印足以说明这里并不缺少来访者,不过,前来淘金、玉器、艺术品的盗墓者已经将一些古老的坟墓严重损坏了。

莫高石窟-也称千佛洞-是千百年来丝绸之路上的朝圣者、富商和艺术家们的共同杰作。在敦煌,峭壁上几百尊石刻,有绘画、雕塑、手稿和宗教经书。对于维护这些石洞,赞助是至关重要的。譬如显赫的大提琴家马友友等社会名流,他们赞助修复所需经费。

作为丝绸之路的咽喉,敦煌极具战略意义,经由此地通往中亚、印度和欧洲,这里也一度是中国、印度、希腊和伊斯兰文化体系相交汇的中心。

刻在石窟中的千年壁画除了有圣像雕塑,如佛教飞天,还深入洞悉了当时人们的生活方式,他们的动物、建筑和音乐。

高达36米的阿富汗巴米扬佛像被塔利班摧毁之后,莫高石窟的佛像成为了世界第二大。

14世纪时,这些洞穴曾被密封起来置之不理,被遗忘在沙漠里。直到1900年,一个道教僧侣发现了它。某一天,他被绊倒在一个密室上(17号洞,藏经室),其中有超过50000本佛教、儒家和道教经典,其中一些是用罕见语言书写。

这些手搞包括世界上最早的印刷品-金刚经,内容涉及诗词、科学、数学、天文学、造纸术和星相图。他们总称为《中世纪百科全书》。

该重大发现的消息不胫而走,来自英国、法国、日本和俄国的冒险家来到中国盗窃洞穴中的瑰宝。这对于很多中国人来说十分心酸,即使有人认为,这样的行为拯救了宝藏免于遭受文化大革命中红卫兵的破坏。

那33座佛教寺庙就没有这么幸运了,紧埃着的是月牙湖,一片坐落在鸣沙山边的绿洲。

有些人去那是为了欣赏美丽的风景,爬上沙丘,或跪在沙子里治疗关节炎。而对其他人来说,这里是骑骆驼、滑沙、自行车和滑翔机的最佳场所,从沙丘上俯冲而下,让人想起《英国病人》的场景。

月牙湖几世纪以来被旅行者们赞赏着,然而它却因为农业需要而在大幅缩小。敦煌市坐落之处其实是个大花园,棉花、核果、葡萄和蔬菜的周围种着玉米、蜀葵、向日葵和金盏花。毗邻着流沙满天飞的沙漠,他们看起来特别美丽。

敦煌的主要公路尽头就是山丘,这里的居民只有寥寥18万,居住环境也无法令人满意。不过这里的夜市十分活跃,卖有食物、香料和旅游纪念品。

敦煌博物馆被《寂寞星球》评价为“令人失望”,不过当地导游的讲解能让它变得生动有趣,书籍和金属犁头在西方几世纪前就已在这里使用。皇帝的丝绸外衣、重达35公斤的铁网战甲,以及记载于竹片上的烽火信号。

被安排住在沙漠中的传统圆顶帐篷里,让我们又想起了《迷失东京》的场景。当看见那些支在凹凸不平地面上的矮小的帐篷时,我们心都沉了,幸好我们返回了旅馆。“丝绸之路敦煌旅馆”的装潢仿造旧唐朝沙漠中的堡垒,它的屋顶是个观赏日出日落的绝妙位置,虽然背景音乐是尔•里奇和《友谊地久天长》。

从敦煌出发约2个半小时,就是甘肃雅丹地质公园,这里的风化石造型独特,夜间劲风发出的声响令人惊悚。

因而这里被当地人命名为魔鬼城,不过信息中心给了点不同的修饰:“你将会感觉像是进入一个巨大沙漠迷宫一样,无限放飞思绪,激发无穷热情。”

这些地形的名字千奇百怪,有灵龟下海、唐僧取经、狮身人面像和中国雄狮。

每到六月,这里就像是一个大熔炉,气温高达38摄氏度,地表温度则有50摄氏度。然而,导游告诉我们这里的夏天地表温度最高能有70摄氏度,足以热死骆驼了。

张艺谋电影《英雄》的最后一幕正是在这里拍摄,在敦煌城外有一个建于1987年的仿古城,它被用于拍摄了30多部电影,包括西游记和英雄等。

中国航空的航班在三小时内一口气跃过了1800公里,我们回到了北京,脑海中萦绕着空中播放的电影《投名状》中的台词:“他那天遇到了一个女人,在废弃的破屋里过了一夜。不知道是那碗粥,还是那个女人,让他感觉他还活着。”如果他是在沙漠里,答案很有能是那碗粥。